第19章
       “沈芊,你!!!”

       尚音音抬起手,狠狠一记耳光,眼看着就要落在沈芊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让你转了个角度么?”沈芊对上尚音音的视线,轻轻一笑,抬手指了指头顶的某个位置,“因为,这里的监控视角最好,你记得打大力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这样,我好同时送你上热搜和警局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《震惊!尚音音歌王战落败后,气急败坏掌掴对手》,怎么样,这个标题够不够吸睛?你这一巴掌打下去,明天就能看到这个标题了。”沈芊红唇轻轻一勾,从容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尚音音的手,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中,因为沈芊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,她就这么站在原地,看着沈芊转身离开,只留下她自己气的快要炸了,却因为在监控下,什么都不能做。

       气疯了的尚音音,最后只能狠狠踢了一脚身侧的车泄愤,结果猝不及防的,被防盗铃声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地下停车场不远处。

       刚才尚音音和沈芊争执,要打沈芊却最终停手的那一幕,不偏不倚,都落在了豪车里,陆召南的眼中。

       陆召南搭在腿上的手,微微握起,手背青筋跳了跳。

       刚刚那一幕,忽然让他想到了半年前的那一夜,孟媛开车撞了沈芊。

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合格的“挡箭牌”,沈芊一向把任务完成得很好,跟沈芊“交往”的那一年,陆召南没再被女人贴上来、又或是主动献身。

       当时的陆召南,从来不觉得,沈芊为此付出过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直到得知孟媛因为嫉妒,开车撞了沈芊,那晚陆召南罕见地发了脾气,冲着孟媛,也迁怒了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现在再回想起来,只有那一晚,是陆召南亲眼所见,沈芊因为他,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呢?

       那些女人,是不是也像今晚的尚音音一样,一言不合,就会伤害沈芊?

       至于沈芊,她之所以能这么轻易熟练地化解尚音音的刁难,还有那一记耳光,是不是因为当初,她受过无数委屈,才练就了这身熟练?

       陆召南看着沈芊渐行渐远的身影,胸腔中的某个位置,忽然变得有点空。

       突然间,前座传来歌声。

       熟悉的声音,是沈芊今晚录制现场的歌声。

       前座的蒋笙陡然觉得后颈发凉,一抬头,就对上后视镜里,陆召南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他手忙脚乱,赶紧把视频关了,“那个陆总,是丫丫传来的视频,她拍了今天芊姐在现场的视频,本来要发给别人,结果错发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就关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蒋笙说着,手指就要去点屏幕上的叉,结果听见陆召南低沉的声音,从后座传来,“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什么?哦……”蒋笙反应过来,BOSS要的是他的手机,便赶紧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手机屏幕上,是带着面具的沈芊,正在唱那首《像逆流而上的鲑鱼一样》。

       小烟嗓,带着几分厌世般的颓靡。

       可是到高潮处,沈芊的声音里,仿佛迸发出一股无畏向前的力量,穿透了那股厌世感,这一刻,她仿佛成了向死而生的鲑鱼。

       明知不可为,还要逆流而上。

       刹那间,陆召南脑海中,闪过他初次遇见沈芊的那个夜晚——

       酒吧里,身形纤瘦的少女,被烂醉的客人拉扯着。

       那个客人还拿着几张纸币,想要扯开沈芊的衣领,把钱放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沈芊的身形摇摇晃晃,力气也不足以抵挡一个男人,可她的背脊始终是挺直的,她的头,也始终是高高昂着的。

       陆召南向来不管闲事,那一刻,鬼使神差,他挽起袖子,挥起拳头砸在了醉汉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将那个人打倒在地之后,陆召南直接拿了一沓钱,仍然醉汉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,他居高临下看着那个人,声线沉冷,“我没兴趣脏了自己的手,去跟刚才的女生道歉,然后拿着这些钱,把你刚才点的酒,一口气喝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替沈芊解围之后,陆召南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于他而言,那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插曲,包括后来让助理给沈芊名片,让她去公司试镜做练习生,也是临时起意。

       陆召南并没有关注过,后来的沈芊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沈芊做了练习生之后,那三年付出了多少努力,成团出道之后,作为队长,又扛着整个团队,向前走了多艰难的一段路。

       这些,陆召南通通没有在意过。

       东传娱乐只是陆氏旗下的一个公司而已,陆召南没有闲到去关注旗下每一个艺人发展如何、实力如何。

       “陆总,这段是丫丫偷偷录的,”忽然间,蒋笙有些兴奋的声音,从前座传来,“不过,芊姐真的好帅气啊,她靠这首歌赢了三连冠的歌王,据说李真在现场,还对芊姐大夸特夸了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以前一直以为,芊姐是女团,唱不了这样的歌,没想到连摇滚也能消化得了,还吊打了对手,芊姐真的太棒了!”

       陆召南的思绪被蒋笙的声音打断。

       他的视线凝在屏幕里,沈芊带着面具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是啊,在他看不到的地方,沈芊做得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比他想象中还要好,在舞台上的沈芊,不是他的“挡箭牌”,也不是谁的附属品,她就是沈芊。

       能够独当一面,会发光的沈芊。

       不止这样,她还是那个,甩了他的沈芊。

       陆召南凝视着屏幕里的女人,心情忽然有点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前座的蒋笙不知道为什么,boss的表情又冷下来,连带着周遭的气压都变低了,但他什么都不敢说,也不敢问,只能安静如鸡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   终于,长时间安静的车内,响起手机电量低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   “那个,陆总……”这个声音,对蒋笙仿佛是及时雨,他弱弱地提醒了一句,“我手机没电了,要不然……我把视频转发给您?”

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蒋笙就感觉到后脑勺有一道冷冷的视线扫过来!

       虽然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,又惹到陆召南,但蒋笙还是很识趣地赶紧闭上嘴。

       这一晚,直到把陆召南送回别墅,蒋笙才回过味来,为什么之前在车上,陆召南突然变脸——

       因为自己那句话,仿佛在刻意提醒陆召南,他看沈芊看得太久,甚至把手机看没电了。

       而这个陆召南看了很久的女人,还是不久之前,把他甩了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嗯,想到这里,蒋笙不禁要为boss默哀三秒……啊,不,他要在内心为沈芊尖叫三分钟!

       作为第一个甩了陆总,还能让陆召南不愿承认、却又放不下到咬牙切齿的女人,沈芊可太牛逼了!

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
微信可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

浏览器用户可微信搜索“八月居”关注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