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
       尚音音面具背后的脸,一瞬间僵住,嘴角笑的弧度还没来得及收回去,就这么直接僵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,她又听见李真温柔的声音娓娓道来,“《像逆流而上的鲑鱼一样》,这首歌我听过很多个版本,不同歌手的诠释都很出色。但是刚才那一刻,是我真正感受到歌声里那种向死而生,认清生活并不完美,却仍然无畏拥抱生活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鲑鱼的技巧其实并不完美……”李真说着,忽然柔柔一笑,“抱歉,纠正一下,应该说,鲑鱼刻意没有用技巧,而是用了情感打动人,我觉得这恰好证明了鲑鱼的自信,有技巧却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李真后面的点评,尚音音没再听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这段点评,李真全程没有提到她,但是翻译过来,无非就是——她炫技,她华而不实,恨不得把所有技巧都像珠宝饰品一样,戴在身上展示。

       而沈芊,却以一种不显山不漏水的方式,赢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尚音音垂在身侧的手,越握越紧,她的目光死死钉在沈芊身上,好像要穿透面具,去看沈芊现在笑得有多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在李真的点评过后,现场气氛变得很微妙。

       评审团刚才给尚音音吹了彩虹屁的几个嘉宾,脸色复杂又精彩,而观众席直接因为李真的评论,陷入争执。

       至于沈芊,从头到尾,她只是静静站在那里,纤瘦的背影挺直。

       终于,主持人炒足了气氛之后,本期歌王战的结果,就要揭晓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大屏幕上,沈芊和尚音音的票数在同时跳转。

       3、2、1……

       倒计时结束,尚音音的票数停留在了150,而沈芊的票数,停在了147。

       而全场的总票数相加,一共有350票,也就是说,有整整五十三个人,选择了弃权。

       看到票数停止跳动的那一秒,尚音音紧张僵硬的表情才稍稍放松。

       才三票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她只比沈芊多了三票。

       尚音音冷眼看着票数,最初胜利的喜悦过后,又觉得不满,自己居然只是以这么微弱的优势赢了沈芊,还真是,明明赢了,却很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不过想想刚才李真那么吹捧沈芊,现在结果打脸了,还是让尚音音心里平衡了点,她摸了摸耳返,轻蔑的余光扫过沈芊,准备等着主持人宣布,她即将蝉联第四期歌王。

       同一时间,大屏幕上的票数,突然又开始跳转——

       沈芊的票数,从147直接飙升到了197票。

       而尚音音的票数,仍然停留在150票。

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弃权的观众不是53个人,只有3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下一瞬,灯光亮起,主持人激情洋溢的声音也同时响起来,“恭喜‘鲑鱼’成为新一届歌王!”

       节目的规则,是保护败者,挑战失败的选手不摘面具,直接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,失败的歌王除外。

       因为已经拿过歌王,实力得到了认可,而且歌王的身份在失败之前不会揭晓,也是为了节目效果和悬念。

       同样的,这个悬念持续到歌王换人,就会揭晓了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,主持人很快将话题引到尚音音身上,“那么接下来,让我们一起见证‘羊驼’揭下面具的瞬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拿了歌王静静站在原地的沈芊,本来没什么反应,却差点因为主持人这句略显中二的台词笑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虽然憋住了笑,但她忍得很辛苦,肩膀不自觉轻轻颤着。

       而这一幕,恰好落入对面尚音音的眼中。

       她脸色又僵了一份,缓缓抬起手,不情不愿地摘下了面具。

       “哇……真的是尚音音!”

       台下,观众席爆出惊呼声。

       “尚音音好强啊,拿了三期歌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强个毛线,歌王战还不是输了?”

       台下观众说了什么,尚音音其实听不清楚,但从那些人的表情和反应,她也猜得出来,无非是嘲讽她,输给了沈芊。

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即便是当着镜头,尚音音挤不出笑容,便干脆木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   “其实在揭下面具之前,就有人猜出了你的身份,怎么样,对自己拿了三期歌王的成绩,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被台本流程cue到,尚音音捏着手里的面具,看向沈芊,“很遗憾没有蝉联第四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主持人顺势接过话,语带遗憾,“的确,差一点就可以冲击歌王记录了,不过三连冠也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绩了。作为前辈,你有什么想对新一期歌王说的吗?分享一下经验?”

       尚音音听了,目光转向沈芊,然后,涂着橘棕色口红的唇张了张,“没有,祝福一个刚赢了我的人,好像有点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如果不祝福的话,说点其他的,或许不能播。”

       尚音音话里火药味十足,在场的观众和评审团顿时都惊了。

       可就这场面,台下反而有观众夸尚音音真性情。

       那些只言片语传到沈芊耳朵里,她觉得自己可能又要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这期节目录到深夜,沈芊成功拿了歌王,行程结束之后,程依然和助理丫丫先下楼了,沈芊忘了东西在化妆室,所以折回去拿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结果等她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,就看见尚音音堵在那里,“很得意是么,沈芊?”

       沈芊淡淡扫她一眼,等着尚音音的下文。

       “沈芊,你一个靠脸、靠身体上位的,凭什么跟我比?”

       “刚才票数明明都停了,都要宣布结果了,可你的票数突然又涨了五十票,怎么看都是黑幕吧?!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前不久刚被陆召南甩了,这次捧你出来的金主爸爸是谁?应该不是陆总了吧,是你们公司副总?还是你勾搭上了《蒙面》的导演?”

       尚音音轻蔑又不屑地看着沈芊,话也越说越难听。

       在她说话间,沈芊慢条斯理地拉开手包,忽然从里面拿出了一盒薄荷糖,然后动作强硬地握住尚音音的手腕,把薄荷糖塞到尚音音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“沈芊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尚音音愣了一秒,不解地看着沈芊。

       明明是剑拔弩张的气氛,她不懂沈芊好端端的,干嘛给自己塞了一盒糖。

       “清新口气用的,很适合你,”沈芊说着,冲尚音音挑眉一笑,接着向前一步,俯身靠近尚音音的耳朵,“你嘴巴这么脏,不够的话,建议再买一根牙刷随身带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沈芊,你!!!”尚音音这时反应过来,后退一步,抬手就要甩沈芊一记耳光。

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
微信可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

浏览器用户可微信搜索“八月居”关注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