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
       《蒙面歌者》后台。

       沈芊和程依然虽然是同一个组合,不过今天并不是作为团体,而是分别上台的,也有淘汰对方的可能,前提是,任何一方能撑到那一轮。

       一般来说,同一组合不会让成员这样来参赛。

       只有沈芊知道原因——因为,她扰乱了这个穿书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本来她作为炮灰女配,应该在那一次车祸里就下线的,但她硬是挺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至于今天的《蒙面歌者》录制,原书是只有程依然参加的,可沈芊扰乱了原书的世界,加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这让她也多了几分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毕竟,之前车祸时听到的那个声音提醒过她,如果她没有死在那场车祸里,以后的死法,或许会更惨。

       沈芊在脑子里计算了一下,今天上台会不会有生命危险,比如当众被舞台吊顶砸死,尸横舞台之类的。

       她一边计算,一边带耳返。

       另一边,程依然已经带好了面具,准备出场。

       结果面具大概戴得不是很好,挡住了程依然部分视线,她刚出门,就直接撞上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长没长眼睛?!!!”

       一声惊呼之后,是愤怒的呵斥声。

       同一时间,程依然也惊呼了一声,原来,是她撞到的人手里捧着一杯热茶,这一撞,滚热的茶水泼到了对方的衣服上,也溅到了程依然手背上。

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刚才被面具挡住视线了,没有看清。”

       程依然回过神,第一时间道了歉,并摘下了面具。

       这一摘,她也看清了对方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圆寸头,脖子上戴着choker,面容很帅气利落的年轻女人,是连续拿了《蒙面歌者》三期歌王的女歌手,尚音音。

       尚音音是从某档歌手选秀节目出来的,唱歌实力的确是有,但圈内传闻脾气极差,红了之后尤其喜欢耍大牌,又或者欺负小助理之类的。

       但一方面,尚音音是有两把刷子,另一方面,她营造的是直接率性人设,所以不少耍大牌的新闻,都被她营销洗白成了脾气直率。

       尚音音和程依然,本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,但尚音音自诩实力超强,最讨厌程依然这种爱豆出身、靠脸吃饭的女艺人,更是讨厌程依然的小白花人设,便借题发挥。

       “面具挡了眼睛么?”

       尚音音说着,刷的一下从程依然手中,抽走那个“小白兔”的面具。

       紧接着,她冷笑着,动作强硬地给程依然把那个面具从上面扣下来,毫不在意会不会弄坏程依然的妆容,或者弄痛她。

       等到终于戴好,尚音音拍了拍那个面具,满意地冲程依然笑笑,“小白兔面具啊,挺适合你的啊,一天到晚红着眼睛哭唧唧,装可怜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还真是会选面具啊,程依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程依然听了,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   作为一朵小白花,程依然被欺负的时候,唯一的技能,的确就是哭唧唧了。

       以往她一哭,错都成了别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可偏偏今天,她撞上的人是尚音音,这就好像踢到了一块铁板上。

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小白兔面具的眼睛部位镂空,露出程依然的一双眼睛,恰好也泛着红,要哭不哭的样子,十分委屈,更像是印证了刚才尚音音的嘲讽。

       “喂,你也不用这么配合我吧,眼泪说来就来啊,”尚音音似乎还没尽兴,还在继续,“说真的,你不适合来这个节目,去演戏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还没上台就哭成这样,等你上台遇到我,不是要哭到眼瞎?”尚音音不屑地笑了笑,忽然顿了顿,“哦……我说错了,你根本没机会走到跟我对决那一轮。”

       尚音音一顿冷嘲热讽,总算稍微解了气。

       她皱着眉头,看了看自己胸口不算严重的茶渍,又觉得有点气不顺。

       而对面,程依然除了委屈得红了眼睛之外,胸口起伏不定,正要开口说话,可“我”了半天,也没说出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尚音音冷眼看着她,抬手捏住了“小白兔”面具的耳朵,正在想着既然自己的衣服被程依然毁了,要不要直接扯坏程依然的面具。

       下一秒,她的手忽然被人用力一捏。

       尚音音右手猝不及防的麻了,像是被捏到了麻筋。

       她冷着脸,盛气凌人地看着来人,结果对上一双比她更冷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当是谁呢,”尚音音扯了扯唇,笑了笑,“怎么,今天是爱豆组合,组队送人头系列?”

       “哎,你的面具呢,沈芊?”

       “程依然的是小白兔,你是什么?一块表吗?”

       沈芊没什么反应的,倒是程依然愣住了,因为她听懂了,知道尚音音是在骂沈芊“婊”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用这么好奇,等上台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沈芊回了个笑,抬起中指,点了点尚音音脑袋上歪歪戴着的面具——一个看起来很萌的“羊驼”。

       “面具不错,很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沈芊说话间,尚音音脸色立刻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至于程依然,则从原来的委屈,直接变成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因为刚才,沈芊是抬起手指,指了尚音音头上的“羊驼”面具,竖中指、加上羊驼的谐音,其实是在回应尚音音三个字——CNM。

       沈芊骂人骂得直接又巧妙,直接让尚音音气歪了鼻子,却没话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而尚音音纵使再怎么耍大牌,也不能在快上台之前,跟沈芊在后台打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最后,她只能硬生生咽下这口气,扭头走了,至于这时候刚好撞到枪眼上的小助理,就成了尚音音最好的出气筒,“你带没脑子?快去给我准备衣服啊,你让我穿着这个上台吗???”

       “笨得要死,不知道雇你过来干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另一边,程依然摘下了面具,直直看着沈芊,眼睛还微微泛着红,说了句,“谢谢你啊,芊芊。”

       沈芊看她一眼,没说什么,正要转身回去拿面具,手忽然被程依然拉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芊芊,我有时候好羡慕你啊,我也好像变得跟你一样,可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程依然说着说着,眼眶又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沈芊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她直觉接下来这个举动,不该是她干的,但她忽然就产生了一点恶趣味,如果,她改了程依然的小白花女主人设,这个穿书的世界会变得怎么样?

       她会不会,活得更久一点?还是说,会死得更惨?

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
微信可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

浏览器用户可微信搜索“八月居”关注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