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
       之前的二十五年,作为完美按照剧本走的沈芊,是没少安慰小白花程依然的。

       反正在女主角面前,她就是个工具人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她也不喜欢因为一点小事,就在后台哭唧唧的程依然,又或者因为跟其他两个团员之间的一点口角,就委屈得眼眶泛红的程依然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,身为一个尽职尽责的女配,为了维护ACE全团的形象,她总是不得不耐着性子,安抚总在上台、或者上镜之前哭唧唧的程依然。

       否则,要是这副模样的程依然被镜头拍到,那么媒体一定会大肆炒作,说ACE不和,团员内斗,又或者干脆说团队要解散。

       一次两次,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偏偏小白花的嘤嘤嘤是日常,从前的沈芊不厌其烦安抚,可如今已经决定扔开剧本,而且她车祸刚醒,看见程依然穿着白裙子站在她床前哭,总有一种程依然在哭丧般的微妙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站在一旁的丫丫,看着程依然这副样子,也有些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   丫丫看着脸色还有些苍白的沈芊,转过脸冲着程依然,“依然姐,芊姐刚醒需要多休息,我看你也累了,不如今天先回去吧,芊姐这边我照顾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程依然怔了怔,抹了抹眼泪,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说着,她又看向沈芊,“总之我跟陆总真的不是八卦说的那样,那晚是我不小心崴到脚了,所以他扶了我一把,我真的不知道会搞成这样,还害得你出了车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说着说着,小白花又忍不住要哭唧唧。

       沈芊忍不住扶额,丫丫大概也是看不过去了,最后半强制性地把程依然“扶”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以免程依然反悔,丫丫直接把小白花送到了楼下,保姆车上,眼看着司机把车开远,她才放下心,折返回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等丫丫回到病房,就看见沈芊正对着手机,陷入深思。

       丫丫知道,车祸后昏迷了三天的沈芊,现在心里肯定还记挂着自己“黑料”的事情,便跟她解释道,“芊姐,你刚醒还没来得及跟你说,网上那些所谓的黑料,公司都澄清了,而且官博也发了声明,说会追究造谣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可是吃瓜群众总是如此,更倾向于相信负面信息,多过辟谣的消息,所以现在网上,沈芊的名字,还牢牢跟那些负面八卦绑定着。

       即便澄清了,网上的骂声,仍然不会立刻平息。

       丫丫说完,不想再让沈芊看那些糟心的网络言论,便伸出手,想要把手机拿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结果下一秒,映入她眼帘的就是——纵横交错的方格。

       虽然不知道是什么,但她肯定是小游戏没错。

       “芊姐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哦,”沈芊专注地看着屏幕,手指是不是点了点,“我刚醒,怕车祸之后脑袋出后遗症,玩个游戏测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丫丫:您真是我姐啊……心态好得爆棚了吧,还是彻底放飞自我,连黑料和形象都不在意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心里虽然这样想,但丫丫口头上还是很配合,“那芊姐,你这玩的是?”

       “《成语大全》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丫丫尽力挤出一丝微笑,“可是这个游戏,怎么测试你脑袋有没有车祸后遗症呢?”

       “比如这个成语,‘辅XX齿’。”沈芊皱了皱眉,“我觉得我车祸之前,应该是知道这个成语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丫丫:是……吗?

       我觉得你车祸前可能也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   沈芊又认真思考了一阵子,发现实在想不起来,但她坚决不承认是自己不会。

       于是,这一个下午,丫丫就见证了向来视时间如金钱,不浪费一分一秒的沈芊,跟几个不会成语,斗争了整整一下午。

       看着这样的沈芊,丫丫甚至觉得,沈芊简直换了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仿佛有一种,车祸后脱胎换骨般的重生。

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沈芊车祸醒来之后,又住院观察了一段时间,出院这天,却迎来了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病房门被人从外大力推开,直接撞在墙上,发出清晰的声响,吓了弯腰收拾东西的丫丫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门外,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人,踩着足有十寸高的高跟鞋走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丫丫抬头看了女人一眼,觉得有些眼熟,却想不起来是谁,下意识挡在沈芊面前,“请问,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女人连看都没看丫丫一眼,直接略过她,看向沈芊,“你的命是有多大,居然还能醒过来?”

       这样恶毒的诅咒,让丫丫脸色一变,可沈芊却拍拍她的肩膀,示意她先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“可是,芊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没事,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丫丫咬了咬唇,还是放心不下,最后只得一步三回头地暂时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“孟小姐有事么?来欢送我出院?”

       说话间,沈芊继续弯腰收拾行李,没去看孟媛。

       除了在陆召南那里,孟媛还从未受过这样的忽视,她愤怒地摘下墨镜扔掉,然后去用力一扯沈芊的胳膊,将沈芊扯起来,强迫沈芊正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沈芊冷着脸抽回自己的胳膊,对上孟媛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她对孟媛可是太熟悉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孟家和陆家是世交,孟媛一直都想嫁入陆家,嫁给陆召南,可偏偏陆召南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,反而对孟媛一而再再而三耍手段的事情,十分厌恶。

       当初,陆召南向沈芊抛出橄榄枝,让沈芊做他的女朋友,也有孟媛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他烦透了家里总是给自己塞女人,也讨厌孟媛,于是便选了沈芊,来应付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那一年时间,沈芊没享受到当女友的福利,倒是当了无数次的挡箭牌,也有女人,譬如孟媛威胁过,如果沈芊挡在她和陆召南之间,便会曝光,说沈芊被潜规则、被包养。

       不过,沈芊转身就会把这些事告诉陆召南。

       陆召南大约觉得她这个挡箭牌做得很称职,暂时不想换人,所以这方面还是护着她的,因而不管多少女人威胁过沈芊,可这一年来,她跟陆召南的事情,的确没有被曝光。

       毕竟,那些女人再怎么耍手段,也还是忌惮陆召南的。

       等等……

       沈芊脑子里忽然晃过某个念头!

       这段时间她也想过,陆召南不至于这么没品,前一天刚分手,第二天就为了保护程依然,给她泼脏水,爆她的“黑料”。

       而且,程依然和陆召南目前看起来,的确还没发生过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当时爆她潜规则上位、被包养、打压团员的,另有其人,而这个人——就是孟媛。

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
微信可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

浏览器用户可微信搜索“八月居”关注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