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
       “我还能醒过来,是不是让你有点失望?”

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两个声音,几乎是同时响起的。

       前一个是沈芊,后一个当然是陆召南。

       而且,男人低沉的声线里,还透着一股不易察觉的急切。

       虽然不明显,但对于很了解陆召南性子有多冷的沈芊来说,也已经很意外了。

       自从她知道自己穿书了,在这个世界里,只是拿了个炮灰女配剧本之后,她已经不在意陆召南是不是脚踏两只船,同时交往了她和程依然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严格来说,那一年时间,她甚至都算不上是陆召南的女朋友,充其量就是个挂名的挡箭牌。

       刚才沈芊之所以说那句话,是想先站在道德的至高地上,对陆召南进行一下灵魂拷问,然后再往下进行,可没想到,陆召南的反应,却让她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   沈芊顿了顿,才继续说下去,“网上的那些事情,我不在意起因,但是怎么说,我都是陆总前一天刚分手的女朋友,希望陆总能够妥善处理那些新闻,不然的话,我也不会坐以待毙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毕竟不管怎么说,我跟陆总交往在先。”沈芊看着陆召南英俊冷厉的面庞,内心忍不住吐槽一句,自己可能是史上最惨的金主女朋友,从开始到结束,唯一留下的,就是这场惊天黑料的爆料。

       惨还是她惨。

       “八卦照片上的人是程依然,那天她穿了我的外套。虽然跟陆总比起来,我的力量就像蚂蚁,但陆总既然这么护着程依然,应该不想她插足我们感情的事情,被别人知道哦?”

       沈芊说完这番话,顿了顿,在她意料之中,陆召南并没有一句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不过没关系,她知道陆召南这人性子冷、话又少,而且这番话,只要陆召南听到了就好,她又不是要跟陆召南打嘴炮。

       病房里的气氛,就这样安静了半晌。

       最后,沈芊抬起仍有些苍白的脸,视线直直落在陆召南脸上,“还有一件事,我觉得有必要说清楚,我跟陆总之间,是我要分手的,是我不要你的,希望这次的事情结束之后,以后也不会出现什么,诸如我惨遭陆总抛弃之类的绯闻。”

       沈芊说话间,看见陆召南的脸色,肉眼可见地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他还是没说什么,但沈芊知道,她已经成功惹怒了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她淡淡一笑,摸了摸额头,“哦,我刚醒有点不舒服,陆总如果没别的事了,麻烦帮我把门从外面带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病房门外。

       丫丫和陆召南的助理蒋笙面面相觑,至于带着墨镜、默默退到一旁的程依然,心情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天,我吃到了什么天降大瓜……”丫丫一脸震惊,看着蒋笙,“芊姐真的跟陆总交往过啊?”

       蒋笙也愣了好一会儿,试图消化刚才听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,不只是交往过,陆总还是被甩的那个???

       难怪这几天,陆总心情都很捉摸不定,成天都冷着脸,又好像一触即燃,总之就是……非常魔鬼。

       “哎,你怎么不说话啊,你天天跟着陆总,应该知道得更多啊,到底什么情况啊,如果陆总跟芊姐交往过,那分手之后,也不至于直接爆芊姐黑料吧……而且,”丫丫看着不远处的程依然,压低了声音,“程依然又是怎么回事啊?陆总脚踏两条船了?”

       丫丫话音未落,就被蒋笙捂住了嘴巴,再然后,她就听见蒋笙以十分僵硬又恭敬的语气,喊了声,“陆总。”

       丫丫:……

       她凉了,凉得很彻底。

       等蒋笙把手撤回去之后,丫丫垂下头,直直盯着自己的脚尖,并且将自己藏到蒋笙背后,尽可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   “进去吧,她身边现在不能没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陆总,我真的错了,我检讨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一听见陆召南开口,丫丫便开始沉痛的自我检讨,然而等她回过神,才意识到陆召南刚才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他这算是……关心沈芊?

       就在丫丫还愣着的时候,陆召南已经带着蒋笙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蒋笙看着还冷着原地的小姑娘,冲她比了个电话的手势,意思是有事再联系,丫丫点点头,总算醒了神。

       她拍了拍脸蛋,让自己清醒一点,然后推门走进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“芊姐,你可算醒了,你都不知道,你昏迷的这段时间,我哭得眼睛都肿了……”丫丫红着眼睛,直接跑向病床上的沈芊,不过又意识到沈芊现在估计很脆弱,所以将将刹住车,没再去拥抱她。

       沈芊看着眼睛微微泛红发肿的丫丫,鼻尖顿时一酸。

       从得知自己穿书、拿了个炮灰女配剧本,再到下定决心要挣扎着醒过来,好好按照自己的意志生活,她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即便以后会面对更惨的下场、更艰难的境地,即便孤立无援,也无所谓,哪怕就剩一天,她也要按自己的想法活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可睁开眼睛,发现这个世界里,还是有真情实感担心自己的人,这种感觉,让沈芊还是不禁触动。

       她抬手,摸了摸丫丫的脑袋,“你还是眼睛肿了比较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丫丫:???

       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,忽然响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丫丫反应过来,这会儿来敲门的,只可能是一个人,便对沈芊说,“应该是程依然,芊姐,你要是现在不想见她,那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沈芊摇摇头,提高嗓音说了句,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很快,门被拉开,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的程依然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程依然比沈芊小一岁,出道开始,人设便是不谙世事的小白花,而她本人确实也很符合这个人设。

       就是那种,明明给别人惹了麻烦,却自己一个劲儿哭,好像受了欺负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比如这一秒,摘了墨镜,眼圈泛红看着沈芊的程依然,不知情的人看了,还以为是沈芊欺负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“芊芊,都是我不好,那晚如果不是我穿了你的外套,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还有,我跟陆总不是八卦说的那样,那天晚上,我们只是……”

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
微信可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

浏览器用户可微信搜索“八月居”关注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