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
       沈芊跟陆召南交往的一年里,两个人独处的机会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   而且,也属于事出有因——陆召南对于家里给自己不断塞女人这件事厌烦透顶,于是那么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抛出橄榄枝,让沈芊做自己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没有任何承诺。

       至于沈芊,她说不上来对陆召南到底有没有喜欢,或者有多少,但是,陆召南是她前十八年人生中,第一次感受到的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如果那一夜不是陆召南,她恐怕无法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   而那一夜之后,也是因为陆召南给的契机,她才成了东传娱乐的练习生。

       她或许也没有多喜欢陆召南,但毫无疑问,这个男人对她而言,是一个特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,在说出那句“好啊,陆召南,我们分手吧”之后,帅气转身的那一秒,沈芊其实是有过犹豫的。

       但她最终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   “其实就算你回头,也不会有什么变化。”

       刹那间响起的声音,将沈芊的思绪拉回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眼前的走马灯结束了,此时此刻,她是车祸重伤,濒临死亡的沈芊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用太惊讶,也不用管我是谁,你只需要知道,昨天就算你回头,你跟陆召南之间,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沈芊:……

       等等,她今天受的刺激已经够大了,濒死之前居然还能幻听,难道都要死了,她还顺便得了个妄想症???

       “你没有妄想症,不要自己吓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沈芊:???

       这个幻听的声音好高级,居然还能回应她?

       不愧是她,就连幻听都跟别人不一样!

       脑海中的那个声音,似乎被沈芊搞得很无语,直接没有再给她打断的机会,而是以极快的语速,给她讲了个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所以结论就是,其实你穿书了,这么多年都活在小说的世界里,如果你不信我刚才说的,以后可以验证一下,我刚才说的、而你又没有见过的程依然的那些事情,是不是真的,哦,对了,前提是你没死在这场车祸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沈芊:……

       顿了顿,脑海中的那个声音,又以一种颇为肯定但不乏惋惜的语气表示,“沈芊,作为一个在小说里,都排不上一号女配的人,你已经非常完美地完成了自己的剧本,是你的努力,让ACE成了女团顶流,也带红了程依然,所以,你已经可以准备下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沈芊,“???”

       而那个声音还在继续,“我也是好意提醒你,小说里真正的男女主角是陆召南和程依然,一号女配是你的老对头周婧,你充其量就是个二号女配,戏份没那么重的,如果你现在两眼一闭两腿一蹬,就可以非常安详地死在这场车祸里,轻松又无痛,非常完美:)”

       沈芊,“那如果我非要挣扎着还能抢救一下,从这场车祸里醒过来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“其实你的剧本基本走完了,戏份也到头了,你非要强行走下去,那么接下来应该会被一号女配虐,沦为推动男女主感情戏的工具人,又或者更惨,因为你强行要扰乱剧情,而那些还没发生的事情,我也说不清。”

       那个声音说着说着,甚至染上了一点点蛊惑的意味,“而且你这次负面爆料缠身,已经基本上糊了,现在选择挂了,公众可能还会记得你在正风光的年纪,香消玉殒,说不定还会有点惋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沈芊不冷不淡地“哦”了一声,“我为什么要在意别人是不是惋惜我年纪轻轻就死了?我好好活着不好么?”

       至于刚才说的剧本,那些也只是小说强加给她的,可在这个世界里,她就是活生生的人,她的人生,为什么要沦为剧本的工具人?为什么要沦为其他人的背景板?

       还炮灰女配剧本,我可去踏马的吧!

       消化完了所有信息的沈芊,最终做了个决定,“我不要死在这场车祸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她要活过来,哪怕只有一天,她的人生,也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活一次!

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医院,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沈芊已经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,却仍然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光线透过窗户照进来,落在沈芊脸上,若是人清醒着一定会觉得晃眼,不过这会儿的她,细密的睫毛没有丝毫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忽然间,病房门被人从外拉开,男人长腿一迈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似乎是觉察到了什么,他没有冲着病床走过去,而是先走到窗户的方向,将窗帘拉了起来,挡住阳光。

       做完这件事,陆召南才转过身,去看沈芊。

       他几乎没有像现在这样,这么仔细去看过沈芊的脸,除了初遇那一夜,在酒吧。

       沈芊骨相好,其实跟妆后比起来,素颜丝毫不逊色,只是气质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她白皙的脸庞上,又多了几处伤痕,看起来,反而比往日多了几分无辜和楚楚惹人怜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等陆召南意识到自己的目光,似乎在沈芊的脸上,停留时间过长的时候,病床上的女人,恰好在同一时间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四目相视,两个人都有瞬间的怔愣。

       而沈芊在这片刻的沉默中,心理活动则更加复杂——一会儿是懊悔,原本自己明明是精心打扮过、气场全开地去找陆召南对峙的,结果现在居然落魄成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一会儿,她又很后悔,自己既然拿了个炮灰女配剧本,为什么分手那一刻,没有直接把手边的烟灰缸,扔到陆召南脸上,好歹发泄一下,这一年交往时间,他对自己的冷对、挑剔,还有给自己带来的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毕竟这一年,她给陆召南当女朋友,说白了就是当挡箭牌,女友待遇全没有,刀山火海全要趟。

       反正不能问,问就是后悔!

       至于陆召南,他自然没沈芊这么多内心戏。

       片刻的沉默之后,他倒了杯水,然后推到沈芊触手可及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看陆召南还算绅士的举动,沈芊心里有一瞬间的微妙,但是,也稍稍有了点底,“陆总。”

       她开口,先喊了一声,然而沙哑的声音,却将自己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沈芊觉得这样似乎有失气场,可转念一想,一味强势对自己未必有利,刚柔并济,也不错,便继续说道,“我还能醒过来,是不是让你有点失望?”

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
微信可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

浏览器用户可微信搜索“八月居”关注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