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
       沈芊顶着众人异样的目光,从练习室回到公寓,洗了个澡,画了个简单却不失精致的妆容。

       准备出门的间隙,她得知陆召南今天并不在公司,而是城南的别墅。

       就算刚分手一天,也是前男友,还是转眼就为了小白花,直接要把自己搞死的前男友,所以,再见陆召南这个前男友,她一定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而且,也要美到能闪瞎他的眼睛,这也是为什么,沈芊刚才一定要顶着无数异样的目光,回到公寓洗澡换装。

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人到落魄时,才能看出谁是真心待自己的,比如小助理丫丫,虽然帮不上什么忙,却是真情实感地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“芊姐,你直接去找陆总不好吧,我觉得这里面应该有很多误会,不如先找宋哥?宋哥也是老江湖了,他肯定能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听筒里,传来丫丫难掩担心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丫丫并不知道沈芊和陆召南交往过的事情,沈芊也无意现在告诉她,只不过陆召南的助理追求过丫丫,所以刚才沈芊让丫丫帮忙打听,陆召南这会儿在哪儿,好直接去找他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用担心我,至于宋莱……”沈芊抿了抿唇,用指尖将正红色的口红在唇上晕染出最完美的弧形,才继续说下去,“这种时候,你跟我都联系不到宋莱他人,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,不是么?”

       宋莱,就是在躲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换言之,这件事,就是冲着她沈芊来的,她还怎么可能寄希望于宋莱帮她?

       而她现在上门去找陆召南,除了气不过,想要陆召南给个解释,是不是一直都在脚踩两只船之外,也是想跟陆召南谈判。

       如今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,只有找到陆召南,她才可能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十分钟后,沈芊开着车出门。

       从她的公寓到陆召南的别墅,即便不堵车,也要至少开一个半小时,沈芊这会儿情绪糟糕透顶,加上手机每隔几十秒,就会跳出新的消息提示,继续给她添堵。

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她胸腔中的情绪,像是全被人塞进了一颗气球里,越胀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最终,“砰”的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   她心中的那颗气球,爆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而同一时间,那声巨响,也是两辆车相撞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没错,已经准备好要面对陆召南,打了无数次腹稿的沈芊,在还没见到陆召南之前,出了车祸!

       这大概是二十五岁的沈芊,有生以来最灰暗的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从风光无限的顶流,到网上骂声无数;从要和陆召南对峙,给自己争取一线生机,到出车祸,生死不明……

       所有的事情,通通发生在这一天,不到五小时的时间里。

       不知道究竟过了有多久,沈芊眼前忽然涌现模糊的画面,就像是人临死前的走马灯,一帧帧变幻着——

       有她坚持考音乐系,被严厉苛刻的母亲责骂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也有她十八岁那年,考上音乐系之后,跟母亲决裂,一个人拖着空空的行李箱,转身离开家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再然后,就是她和陆召南的初遇。

       沈芊自小就生活在单亲家庭,自小母亲就过度严苛,要求她一定要好好读书,出人头地。

       考上音乐系之后,沈芊和母亲决裂,没有生活来源,干脆就去酒吧驻唱。

       一开始一切都很顺利,虽然偶尔被顾客骚扰,但是酒吧老板看她年纪小,很照顾她,也会帮她挡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直到那个冬夜,有个醉酒的顾客大闹酒吧,非要沈芊陪他喝酒,还强迫性地把钱塞到沈芊的衣领里。

       就在那个发酒疯的顾客,想要扯着沈芊的衣领揩油的时候,忽然有个男人的手,拦住了那个烂酒鬼。

       烂酒鬼继续发疯,却直接被那个男人几拳撂倒,整个人直挺挺躺在角落,再也没了最初的威风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X你妈,你他妈有种弄死我!”烂酒鬼即便倒在地上,嘴上还在叫嚣。

       下一秒,他眼前直接被扔下一沓又一沓的人民币,一张张红票,最后全被仍在了他的胸前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,身形挺拔的男人居高临下望着他,“我没兴趣脏了自己的手,去跟刚才的女生道歉,然后拿着这些钱,把你刚才点的酒,一口气喝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烂酒鬼脸上不禁抽了抽,视线下意识转向自己的桌子,刚才,他为了难为人,故意一次性点了四瓶烈酒。

       他还把钱塞到沈芊衣服里,让沈芊陪自己喝酒,可谁知道,突然来了这么个男人替沈芊出头,还用同样的方式,把刚才的羞辱加倍还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这场闹剧,最终以烂酒鬼的道歉,还有喝酒喝到胃抽搐告终。

       而这一晚,为沈芊出头的男人,就是陆召南。

       事后,沈芊追出酒吧,想要道谢,可陆召南已经上了不远处的那辆豪车,唯独他的助理,一个年轻男人,留在了原地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看到沈芊的时候,助理递了一张自己的名片给沈芊,“陆总觉得你的声音很有特点,如果你想做练习生的话,可以来我们公司。”

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沈芊接过了那张名片,看着上面“东传娱乐”四个字,微微愣住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,十八岁的沈芊,就去了东传娱乐试镜,并且成功签约,做了练习生,从十八岁到二十一岁,整整三年时间,最终女团选拔时脱颖而出,成为ACE的队长。

       而沈芊眼前走马灯的最后一段,是她昨天跟陆召南分手时的情形——

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觉得这样的交往很无趣,你可以选择结束这段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那一刻,陆召南修长好看的右手落在领口处,正准备扯下领带,一边以轻描淡写的语调,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看着这一幕,沈芊忽然就懂了,这段关系,是真的没有继续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因为,就连分手的时候,陆召南都无法做到专注做这一件事,好像跟她的交往,无论开始还是结束,都是能在打领带、吃饭、甚至喝水时,顺带做出的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对陆召南来说,她到底是有多不重要呢?

       沈芊已经不想再去考虑了,转身之前,她只留下最后一句话,“好啊,陆召南,我们分手吧。”

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
微信可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

浏览器用户可微信搜索“八月居”关注公众号